<var id="xbjll"><del id="xbjll"></del></var>
<cite id="xbjll"><span id="xbjll"></span></cite>
<cite id="xbjll"></cite>
<ins id="xbjll"><span id="xbjll"></span></ins>
<var id="xbjll"><video id="xbjll"><thead id="xbjll"></thead></video></var><var id="xbjll"><strike id="xbjll"><thead id="xbjll"></thead></strike></var>
<var id="xbjll"></var>
<cite id="xbjll"></cite>
<cite id="xbjll"></cite>
<cite id="xbjll"><span id="xbjll"><thead id="xbjll"></thead></span></cite>
<cite id="xbjll"></cite>
<ins id="xbjll"></ins>
首页 门户 资讯 详情
  • 评论
  • 收藏

九江资讯网 2019-12-21 450 10

“中铁系”37亿私募产品逾期:高管一天之内“大换血”

白殿风的治疗  http://88995799.com/?s=%E7%99%BD%E7%99%9C%E9%A3%8E%E6%80%8E%E4%B9%88%E6%B2%BB%E7%96%97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刘超凤 陈锋 上海报道

12月20日,上海檀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檀实资本”)旗下私募产品的投资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终于在青岛某酒店找到了孟晨。孟晨是中铁中基供应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铁中基集团”)董事长。檀实资本的投资人为何要找中铁中基集团董事长?

今年5月份,檀实资本及其关联公司募集的11只私募产品同时延期兑付,涉及全国约1300位投资人的37亿资金。而其中,中铁中基集团就作为部分产品的担保方,上述11只私募产品均与“中铁系”有关。

作为私募基金管理人,檀实资本被投资人质疑信息披露不合规、基金销售不合规等问题!捌煜虏肪亲韵,合作方可能会向我们推荐客户!碧词底时鞠喙馗涸鹑硕浴痘氖北ā芳钦弑硎。但多位投资人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自己是从深圳辉腾、辉腾金控、辉腾上海分公司等平台的投顾处购买了檀实资本的私募产品。而除了檀实资本之外,上述辉腾公司均不是中基协会员,不具备私募基金销售资格。

多层股权穿透后,檀实资本与中铁实际上盘根错节。檀实资本是中铁物流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铁物流产业”)的全资控股子公司;而在檀实资本法人岑鹏的74家关联公司中,岑鹏还任中铁中基集团总经理;而中铁物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铁物流集团”)的高管层则在一天之内大换血,包括岑鹏和孟晨等在内的7位高管全部退出。

11只基金延期兑付

从今年5月份起,檀实资本、上海洲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洲实资产”)两家资金管理人及其关联基金管理人北京云集投资有限公司募集的11只私募基金同时出现延期兑付事件。天眼查数据显示,洲实资产是檀实资本的全资子公司,而岑鹏任两家公司的法人。

投资人马超(化名)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延期兑付的这11只基金波及全国1297位投资人,涉及的投资金额约为37亿元。

这11只基金中就包括“上海檀实中铁稳赢四号私募投资基金”(下称“中铁四号”),其募集规模4.5亿元人民币,年化收益率是9%-12%。

李杨(化名)是中铁四号的投资人!笆导噬,中铁四号今年5月份就出现兑付;,虽然上海的投资人正常兑付,但是杭州的已经无法兑付。7月份,上海的投资人也兑付不了,8月初檀实资本才发布了公告,全面停止兑付!崩钛疃浴痘氖北ā芳钦弑硎。

而出现兑付;,投资人质疑檀实资本是否尽到了信息披露义务。檀实资本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官方公众号每隔半个月会举行沟通会。马超则表示:“那是线上沟通会,而且是出现兑付问题后才公布的,之前没有收到产品的任何披露信息!

对于中铁四号等产品的运作情况,“目前处于处置期,而项目方资金紧张,基金退出时间尚不确定。项目方给出了基金退出的方案,让我们找投资人谈谈,看投资人是否接受!碧词底时鞠喙馗涸鹑硕浴痘氖北ā芳钦弑硎。

而所谓的基金退出方案,即檀实资本在产品兑付困难后向投资人提供的三套延期兑付方案,即“股权置换、现金延兑、实业参股”。

李杨表示:“第一个方案的股权没什么价值;第二个方案的现金是按季度兑付,首期是0.5%,2020年四个季度分别兑付1%,一年才兑付4%!倍狄挡喂删褪侵刑谢狄迪钅烤乜。

被疑无牌销售

此外,檀实资本的基金募集方式也受到质疑。 “檀实资本私下委托其关联企业辉腾产业作为基金销售机构,但是该家基金销售机构是一家未在中国证监会注册取得基金销售业务资格并未成为基金业协会会员的机构,完全不具备私募基金募集活动的资格!碧词底时镜耐蹲嗜嗽谕端呶募先绱诵吹。

檀实资本究竟如何开展基金募集工作?是否委托无资质的关联公司销售私募基金呢?对此,檀实资本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我们的产品都是自销,辉腾产业不是我们的销售方,而是合作方,会向我们推荐客户,我们的销售人员去现场签合同!

而《华夏时报》记者拿到的中铁四号《项目投资建议书》中,右上角有明显的“辉腾资产”的字样。

《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中规定,私募基金推介材料应由私募基金管理人制作并使用。私募基金管理人应当对私募基金推介材料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负责。 除私募基金管理人委托募集的基金销售机构可以使用推介材料向特定对象宣传推介外,其他任何机构或个人不得使用、更改、变相使用私募基金推介材料。

此外,多位投资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自己是从深圳辉腾、辉腾金控、辉腾上海分公司等平台的投顾处购买了檀实资本的私募产品。

而天眼查数据显示,岑鹏旗下有多家名为辉腾的公司,其中,岑鹏任辉腾金控资产管理(杭州)有限公司和深圳市辉腾产业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职位。而中基协官网显示,岑鹏名下的辉腾公司均不是中基协会员,也没有私募基金销售资质。

高管“大换血”

中基协显示,檀实资本、洲实资产均于2019年11月8日被上海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且洲实资产处于异常经营状态。

截至目前,檀实资本在中基协备案的产品共有26只,其中产品名称带有“中铁”字样的共有17只;而洲实资产在中基协备案的产品共有14只,其中6只产品带有“中铁”字样。

而檀实资本与“中铁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马超向记者表示,上述延期兑付的11只私募基金均与“中铁系”有关。

中铁四号《项目投资建议书》中,中铁四号的投资标的是青岛京北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交易对手是中铁中基(青岛)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中铁中基集团提供担保。

天眼查数据显示,檀实资本是中铁物流产业的全资控股子公司。而在岑鹏的74家关联公司中,岑鹏还任中铁中基集团总经理,孟晨则任董事长。

值得注意的是,中铁物流集团的股东、高管层在下半年“大换血”。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8月,北京奥通达信息技术服务中心(下称“奥通达”)等多位股东退出中铁物流集团,党京等成为新增股东;11月1日,岑鹏和孟晨等原有的7位高管全部退出。

马超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退出股东奥通达的法人岑来是岑鹏的父亲,而新增股东党京是中铁中基的律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

邀请

下一篇:暂无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九江资讯网  

© 2015-2020 Powered by 九江资讯网 X1.0

微信扫描

广东省11选5走势图